• 绘形传神、诗性美及冷幽默
  • 2019-10-23 14:51:51   来源:匿名   热度:1909

  • 内容提要:作为海口市和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重大成果,今年7月1日,海口市市域列车正式开行通车。今天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丁晖在海口与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韦皓一行举行工作会谈,共同研究协商深化合作成果、提升海口市域列车运行水平。...
  • 我第一次读余杰的动物小说时,发现动物小说也可以写得很漂亮!作家汪曾祺说:“我认为语言是满足的。语言是小说的本体,而不是外在,不仅是形式,也是技巧。”事实上,没有内在修养,就不可能写出好的语言。余杰的新动物小说《蜜獾莫尼》、《小象比克》和《章鱼拉尔》的语言很有特色。作者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善用隐喻塑造形象,表达精神

    余杰的动物小说最大的成功在于他能够准确把握每一种动物的特征,并能以刀割般生动工整的语言准确表达出来。在这三部动物小说中,余杰为读者写了几十部动物。每种动物,即使只是短暂出现,也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鬣狗的喧闹叫声,浓密而令人恐惧的草原群,以及食腐秃鹫奇怪的样子都来自作者的笔下。作者对动物的观察细腻细致,每一个描写都力求精确生动。

    这部小说使用了大量隐喻,有时甚至一次一句,充满了诙谐的话语。他用“火焰”这个词来形容土狼的叫声。他把草原蜜蜂比作“两条被浓烟聚集的绳子”和“一条不断扭曲的巨蟒”。他把秃鹫的羽毛比作“小火云”。这些隐喻贴切自然,充分展示了野生动物的野性。善用隐喻进行描写和刻画是余杰动物小说语言的一大特色。

    流动河流的诗意美

    《汪曾祺语言80篇》中说:“语言是内在运行的。没有内在的运动,这样的语言将是没有生命的和不灵活的。”玉洁的语言流畅而不呆板。

    夜晚的草原安静而荒凉,只有稀疏的金合欢树反射着满天星光,就像带灯的圣诞树诗歌语言激起读者无限联想。大自然是美丽的。然而,野生动物总是处于危险的自然生物链中。獾和鬣狗之间的争斗、母狮杀死野牛、母象和幼象与野牛之间的争斗、章鱼和虎鲨之间的争斗等等都是非常残酷的。场景激动人心,就像暴风骤雨一样。除了残忍之外,我们不能不被动物的善良所感动。蜜獾的父母不顾一切地保护他们的孩子。小蜜獾抓到了梅花蛇,却不自己吃。他把它带回家和父母分享。在他母亲的鼻子残疾后,大象比克和她呆在一起,为她吃新鲜的草和野果。章鱼拉尔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才找到了他的母亲。动物之间的友谊比血浓于水的亲情更珍贵。他们突破人口界限,互相提供体贴的帮助。鬣狗公主和小蜜獾莫尼、小象比克和小豪猪Flo、章鱼拉尔和虎鲨之间的友谊都是如此。温暖的感觉就像阳光中静静流淌的清澈,慢慢地进入内心,滋润着心灵。当描述这个精彩的故事时,作者不忘向读者介绍动物知识。这些语言就像珍珠一样闪闪发光。

    这些情况巧妙地和自然地连接成一条流动的语言河流。有时它仍然很深,有时它波涛汹涌,有时它很难吞咽,有时它咯咯地笑着,快乐着。余杰的动物小说充满了河流般的诗意美。

    冷幽默增加了情趣。

    如果你仔细阅读,你会发现在余杰的动物小说中,偶尔会出现一些幽默的句子,这些句子往往是在长篇叙述之后有意无意地写成的。例如,在章鱼拉尔(Octopus Lal)中,有记载说大白鲨想吃棱皮龟斯卡达尔,但它们都从斯卡达尔的壳中掉了许多牙齿。作者写道:“这些咬痕就像人类刻在贝壳上的文字,大意是大白鲨已经开始咬人了。”仍然有许多这样的句子。随意的一划增加了无限的趣味,就像绿色草原上的一些美丽的花朵。

    作家的气质总是沉浸在作品的语言中。一个能写幽默句子的作家一生中必须有幽默。余杰的幽默一点也不好笑。于雯静偶尔会出现冷幽默,自然而平静地展现出来。它是一种调味剂。一个好的动物小说家应该扎根于科学知识和文学修养的土壤中,能够照顾到读者的阅读兴趣。

    语言绝不仅仅是小说的外衣,它渗透着作品的光芒。余杰动物小说语言细腻诗意,绘画生动,诗意幽默,这是余杰动物小说语言的三大特点。通过小说的语言,细心的读者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作品的深刻内涵。在清新美丽的语言背后是丰富而陌生的知识、连锁的情节、惊心动魄的场景、温暖而感人的情感和深刻的警察哲学。苏东坡把西湖比作西子,“化淡妆总是合适的。”作者认为,《玉洁》中的这组动物小说也有《西子》的美,有其美、内涵和责任。(胡文祥)


 

 







© Copyright 2018-2019 azulmpls.com 六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