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尔·盖茨被爆与爱泼斯坦交往甚密,曾商议合办慈善基金
  • 2019-10-23 09:02:45   来源:匿名   热度:236

  • 内容提要:作为海口市和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重大成果,今年7月1日,海口市市域列车正式开行通车。今天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丁晖在海口与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韦皓一行举行工作会谈,共同研究协商深化合作成果、提升海口市域列车运行水平。...
  • [寻云网(微信号:)10月14日报道(编译:商州)

    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一名在狱中自杀的性侵犯者,在死前成功吸引了大量有钱有势的名人。

    这些人包括亿万富翁(莱斯利·韦克斯纳和利昂·布莱克)、政治家(比尔·克林顿和比尔·理查森)、诺贝尔奖获得者(默里·盖勒-曼和弗兰克·威尔切克),甚至是皇室成员(安德鲁王子)。

    然而,很少有人能在声望和权力上与世界第二富有的比尔·盖茨相提并论。比尔·盖茨是一位才华横溢、极其注重隐私的杰出人物。与其他许多人不同,比尔·盖茨是在爱泼斯坦被判性犯罪后才开始与他建立关系的。

    比尔·盖茨是微软的联合创始人。他向世界上最大的慈善组织捐赠了1000多亿美元。对盖茨来说,他也尽了最大努力减少与爱泼斯坦的接触。他上个月告诉《华尔街日报》:“我和他没有商业关系或友谊。”

    事实上,盖茨自2011年以来已经见过爱泼斯坦多次,包括至少三次造访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的别墅,以及至少一次与他呆到深夜。以上信息来自对十几个熟悉《纽约时报》审查的关系和文件的人的采访。

    盖茨基金会的员工也多次参观爱泼斯坦的豪宅。爱泼斯坦还与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和摩根大通讨论了一项数十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提案,这可能会给爱泼斯坦带来巨大的成本。

    盖茨在2011年第一次见到爱泼斯坦后给他的同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虽然对我不起作用,但还是有点意思。”

    盖茨的发言人布里奇特·阿诺德说,他“只是指爱泼斯坦独特的装饰风格和爱泼斯坦自发邀请熟人到他家见盖茨的习惯。”

    “但这绝不是兴趣或认可的表现,”她说。

    爱泼斯坦一次又一次试图与世界上一些最有权势的人建立密切的联系。他利用金钱和与其他有权势的名人或富人的亲近来吸引他们,所以许多人忽视了他不正当性行为的坏名声。他吸引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吸引更多的人。

    盖茨和他510亿美元的盖茨基金会一直致力于保护年轻女孩的生命。盖茨和爱泼斯坦第一次见面时,爱泼斯坦因未成年卖淫入狱,并被要求登记为性侵犯者。

    阿诺德说,一位“知名人士”向盖茨先生介绍了爱泼斯坦,他们多次会面讨论慈善事业。

    阿诺德说:“盖茨先生后悔见到爱泼斯坦,并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盖茨先生意识到爱泼斯坦关于慈善事业的想法给他提供了一个不当的平台,这违背了盖茨先生和基金会的个人价值观。

    盖茨的两个核心圈子成员——鲍里斯·尼科利茨和梅兰妮·沃克——与爱泼斯坦关系密切,有时充当他们之间的中间人。

    1992年,沃克从德克萨斯大学毕业六个月后遇到了爱泼斯坦。沃克称,爱泼斯坦是维多利亚的秘密主人韦克斯纳的顾问,他告诉沃克,他可以为她的模特安排试镜。后来她搬到了纽约,住在爱泼斯坦的曼哈顿公寓大楼里。她说爱泼斯坦在1998年从医学院毕业后聘请她为科学顾问。

    沃克后来会见了微软高级执行官史蒂文·辛诺夫斯基(steven sinofsky),后者后来成为微软视窗部门的总裁。沃克搬到西雅图和他住在一起。2006年,她以高级项目官员的身份加入盖茨基金会。

    在基金会,沃克遇到了尼科利奇,并和他成为了朋友。尼科利茨出生于今天的克罗地亚,在哈佛医学院担任该基金会的科学顾问。尼科利茨和盖茨经常一起旅行和社交。

    沃克一直与爱泼斯坦保持密切联系。她把他介绍给尼科利奇,两人变得友好起来。

    爱泼斯坦和盖茨于2011年1月31日晚在爱泼斯坦位于上东区的别墅初次相遇。爱泼斯坦约会过的前瑞典小姐伊娃·安德森-杜宾博士和她15岁的女儿也加入了他们。(安德森-杜宾博士的丈夫,对冲基金亿万富翁格伦·杜宾,是爱泼斯坦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这对杜宾夫妇拒绝置评。)

    盖茨的女发言人阿诺德说,派对从8点开始,持续了几个小时。爱泼斯坦后来在给朋友和同事的电子邮件中吹嘘这次会议。“比尔很棒,”他在信中写道。

    盖茨先生称赞爱泼斯坦的魅力和智慧。第二天,他给他的同事发邮件说,“一个非常迷人的瑞典女人和她的女儿来过,我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

    盖茨先生很快又见到了爱泼斯坦。在加州长滩举行的ted会议上,与会者发现两人私下交谈。

    根据关于会议的电子邮件和《泰晤士报》刊登的一张照片,盖茨在2011年5月3日晚些时候再次造访了爱泼斯坦在纽约的豪宅。

    这张照片是在爱泼斯坦的大理石走廊上拍摄的。爱泼斯坦穿着一双蓝金色拖鞋和一件挂着美国国旗的毛衣,被一群名人围着。站在他右边的是当时的摩根大通高管詹姆斯·e·斯塔利和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站在他左边的是尼科利奇和盖茨。他们微笑着,穿着灰色长裤和深蓝色毛衣。

    当时,盖茨基金会和摩根大通正在联合建立一个全球健康投资基金。其目标是“为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提供机会,为可能拯救低收入国家数百万人生命的后期全球卫生技术提供资金。”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斯塔利告诉他在摩根大通的同事,爱泼斯坦希望在基金细节敲定后加入讨论。爱泼斯坦是摩根大通的重要客户。他在摩根大通拥有数百万美元的账户,并推荐一群富人成为该公司的客户。

    爱泼斯坦向摩根大通的官员,包括斯塔利和盖茨的顾问尼科利奇,提议设立一个单独的慈善基金。据参加会谈或听取简报的五个人说,他设想建立一个以盖茨基金会基金为种子的大型基金,专注于世界各地的医疗项目。除了盖茨的钱,爱泼斯坦还计划从他的有钱朋友以及摩根大通的一些最富有的客户那里募集捐款。

    爱泼斯坦认为他个人可以从中受益。据一位看到该提案的人说,他分发了一份长达四页的提案,其中包括一份无论他筹集到多少钱都付给他0.3%的提案。例如,如果爱泼斯坦筹集到100亿美元,佣金将达到3000万美元。

    阿诺德说盖茨先生和慈善基金会不知道爱泼斯坦一直在寻求佣金。她说爱泼斯坦“确实向比尔·盖茨先生和后来的基金会官员提出了一些想法,他承诺在全球卫生相关工作上花费数千亿美元。”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底,在盖茨的指示下,基金会派了一个团队到爱泼斯坦的别墅进行慈善筹款的初步讨论。其中两人说爱泼斯坦告诉他的客人,如果他们在网上搜索他的名字,他们可能会得出结论,他是个坏人,但他做的不如偷百吉饼好。

    盖茨慈善基金会的一些员工表示,他们不知道爱泼斯坦的犯罪记录,并震惊地得知该基金会与一名性侵犯者合作。他们担心这会严重损害基金会的声誉。

    2012年初,盖茨慈善基金会的另一个团队在爱泼斯坦的住所遇见了他。他声称他可以用他客户的数万亿美元将他们投入到提议的慈善基金中——这个数字如此荒谬,以至于他的访问者都怀疑爱泼斯坦的可信度。

    盖茨和爱泼斯坦一直在见面。阿诺德不愿透露他们见过多少次。

    2013年3月,根据航班列表,盖茨从新泽西的泰特波罗机场飞往位于爱泼斯坦湾流上的佛罗里达棕榈滩。阿诺德说盖茨拥有一架价值4000万美元的飞机,所以他没有意识到那是爱泼斯坦的飞机。

    六个月后,尼科利奇和盖茨在纽约参加了一个与薛定谔有关的会议,薛定谔是一家制药软件公司,盖茨在该公司有大量投资。阿诺德说,在那次访问中,爱泼斯坦和盖茨共进晚餐,并讨论了盖茨基金会和慈善事业。

    2014年10月,盖茨向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捐赠了200万美元。大学官员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表示,爱泼斯坦“指导”了这份礼物。阿诺德说:“我们无意或明确要求爱泼斯坦以任何方式控制资金。”

    不久之后,爱泼斯坦和盖茨之间的关系似乎冷却了,与盖茨基金会讨论的慈善基金从未兑现。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爱泼斯坦在2014年底向一位熟人抱怨说,盖茨已经停止了与他的沟通。

    然而,这种关系并没有完全断绝。据前基金会雇员称,至少两名盖茨基金会高级官员将与爱泼斯坦保持联系,直到2017年底。

    阿诺德说盖茨慈善基金会不知道有这样的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盖茨先生和他的团队意识到爱泼斯坦的能力和想法是非法的,所以与爱泼斯坦的所有联系都被切断了,”她说。

    在爱泼斯坦于8月10日在曼哈顿监狱的牢房上吊前几天,他改变了遗嘱,任命尼科利奇为后备遗嘱执行人,以防止两个主要遗嘱执行人之一未能执行遗嘱。(nikolic拒绝在法庭诉讼中担任遗嘱执行人。)

    尼科利茨目前经营着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盖茨是他的投资者之一。他说他对遗嘱中爱泼斯坦的名字感到“震惊”。在对《泰晤士报》的一份声明中,他说:“我非常后悔见到爱泼斯坦。”


 

 







© Copyright 2018-2019 azulmpls.com 六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