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樊锦诗:用爱和生命践行一个神圣的誓言
  • 2019-10-23 15:28:21   来源:匿名   热度:3126

  • 内容提要:作为海口市和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重大成果,今年7月1日,海口市市域列车正式开行通车。今天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丁晖在海口与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韦皓一行举行工作会谈,共同研究协商深化合作成果、提升海口市域列车运行水平。...
  • 2019年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她被授予“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的国家荣誉称号,这是国家的最高荣誉。

    范进士口述顾春芳写给译林出版社的《我的心去敦煌:范进士的自述》

    10月3日,她在香港获得第四届“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她是“积极能量奖”的获得者。

    10月18日,王德迈先生汉学奖颁奖仪式将在巴黎金石学与美容学院举行。她是“王德迈先生汉学奖”的获得者。

    她是范进士。

    一位出生在北京、在上海长大的传奇女子被称为“敦煌的女儿”。

    那是1983年的夏天。光明日报的一名记者来到敦煌采访新中国培养的知识分子。他偶然发现了范进士儿子的一封信,“妈妈,你什么时候被调走?你明年必须回来!妈妈,我想你……”最初,一对恋人从北京大学毕业,响应祖国的号召,选择了最困难的地方,一个在武汉大学设立考古学专业,另一个保护中国西北沙漠的石窟。为了工作,这两个地方已经分开很长时间了,他们孩子的教育根本不能考虑。范进士和彭张金的故事感动了记者。一篇题为《敦煌之女》的报道发表后,范进士成了名人。

    范进士,1958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修考古学,1963年毕业后在敦煌文物研究所(现敦煌研究所)工作。此后,她在沙漠中扎根半个多世纪,致力于石窟研究,为敦煌莫高窟的永久保存和可持续利用做出了巨大贡献。她是一位杰出的文物保护者。她低调、稳重,只专注于学习,就像她的身材一样,简单而谦逊。

    她拒绝写传记,“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写的,”她说,“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我个人的命运和责任与敦煌事业和国家的命运密切相关。”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北京大学的顾春芳教授。顾教授在附言中写道:“2014年夏天,当我第一次来到敦煌时,我还见到了范进士。在那次会议上,我匆匆离开了。我没想到命运会安排我们之间如此深厚的缘分和友谊。我将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理解她的人”,她也将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理解我的人”

    因此,有了这本书,“我的心家是敦煌:范进士的自我报告”。

    1965年范进士与彭张金莫高窟

    范进士和她的双胞胎妹妹是早产儿。他们出生时只有六个半月大。她几乎被脊髓灰质炎麻痹,青霉素过敏,父亲受辱,夫妻分居19年。它是如此瘦的身体和两条腿,以至于她从上海走到北京,从北京走到敦煌。经过坎坷的人生道路和顽强的探索,这将需要50多年的时间。范进士不仅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也创造了坚持不懈地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的奇迹。

    回顾过去,范进士说:“成为莫高窟的守护者是我的命运。”是的,在她生命的每个十字路口,她都选择坚持下去。1962年下半年,范进士第一次去敦煌进行考古实习。1963年,大学毕业后,她带着自己的理想来到莫高窟工作。令她感动的是莫高窟,它延续了数千年,有着炫目多彩的雕塑和壁画。然而,她说,事实上,她也想离开——恶劣的生活环境让她几次不舒服,她想离开。1967年,范进士和彭张金结婚,一个在敦煌,另一个在武汉。她想去爱人身边。她父亲在怀孕期间死于不公正、巨大的悲痛和不适。她想离开...然而,她深深地爱着敦煌,想为敦煌做点什么。这不仅是因为敦煌灿烂的文化,也是因为像常书鸿和段文杰这样的前辈的领导。1986年,彭张金辞去武汉大学的工作,来到范进士。此后,范进士全身心地投入到敦煌文物的保护中。她总是说她不是一个好妻子或好母亲。“如果老彭没有放弃他的事业来到敦煌,我就不能在莫高窟坚持下去。”

    2017年7月29日,彭老师张金去世。那年中秋节的晚上,范进士独自走在九楼楼下。满月之下,他想念他的爱人,他“认识韦明湖,爱罗家山,守护莫高窟”。

    这本书是范进士的个人回忆录,不仅真实地反映了范进士的心路历程,也是敦煌研究发展的一个艰难篇章。它不同于普通的自传。这本书完全忽略了她的贡献,用大量的笔墨描绘了老一辈学者,如常书鸿、季羡林、宗一饶、段文杰和苏白。她的学习、工作和成长都体现在新中国文化建设的大环境和敦煌研究发展的学术背景中。正如范进士在前言中所说:“我的一生和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敦煌度过的。如果我写的范进士没有莫高窟的保护、研究和推广,只是简单地重复网上发表过多次的报道,我就写不出一个真正完整的范进士。”这本书“把我自己和我一生奋斗的事业结合起来,表达我对文物保护事业的想法和想法,甚至说出我想说但不能说的话”。书中强调的心灵、事件和生活是一个热爱祖国文化事业的孩子的原始心灵,保护莫高窟的使命,植根于敦煌的常青树,以及年轻时“祖国的需要是我们的愿望”的庄严承诺。

    在敦煌研究院,有一个小女孩的雕像,一只脚在前面,一只脚在后面,右手拿着一个书包和一顶草帽。你走路的方式充满活力。我第一次看到这座雕像时,就被这种昂扬的形象所感染。敦煌研究院的老师告诉我,这是雕塑家孙继元根据范进士创作的雕塑。它代表了一代默默为敦煌贡献青春的知青。书里有一张金范诗歌和雕像的照片。她说,“那是我的青春。”范进士是敦煌最美丽的青年。(黄路)


 

 







© Copyright 2018-2019 azulmpls.com 六哨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